TI8决赛回顾
来源: 新浪电竞 编辑: 新浪电竞 发布时间:2018-08-27 14:40

  小组赛结束的时候,北美三雄告诉大家,“DOTA2是一个看对线的游戏,只要你在对线期领先四五千的经济,用一只手都能把对面抹平”。淘汰赛打了两轮,LGD告诉大家,“DOTA2是一个看对线的游戏,只要你能在线上把对面杀崩,敌人很快就会缴械投降”。五分钟一次的团队赏金符,让几乎所有人都放弃了思考。对线、杀人、拿符,仿佛只要做到了这三件事,胜利便唾手可得。但历史就是无情对无脑的胜利史,当整个世界都在无脑滚雪球的时候,有一支队伍却始终站在截然不同的位面——事实上,从淘汰赛的第一轮开始,OG便走上了大劣势翻盘的艰难道路。而到了他们与LGD的BO5总决赛,虽然从结果上看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,但在这个智力因素决定成败的游戏中,只有善于思考的人才能笑到最后。


  总决赛的决胜局,当LGD选择在前两手Ban掉幽鬼和猴子的时候,就有一种极度不详的预感笼罩在我的心头。幽鬼后期处理不了,就Ban幽鬼;猴子后期处理不了,就Ban猴子。说的好听点,这叫“见招拆招”。说的难听点,这叫“走投无路”。相信357自己心里也明白,DOTA2中具备翻盘能力的英雄数不胜数,三个Ban位根本不够用。只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,时间已经不允许LGD进行任何战术调整,只能一条路走到黑。于是,他们便正中OG的下怀。


  对线期,LGD如愿以偿地取得了人头上的巨大领先。而正当中文解说已经在主舞台上欢呼雀跃的时候,噩梦却悄然而至。去年4月的基辅Major上,一模一样的情形让VP的夺冠之路戛然而止。而在今天,OG则用相同的手段,打碎了CN战队“偶数年必冠”的黄粱美梦。从22分45秒大爹阵亡算起,OG与LGD的肉山团持续了大约两分钟。在这两分钟里,大爹向世人展现了他独有的DOTA美学——对线期杀不了人不要紧,吃不到符也不要紧,只要能组织起关键战役中的必杀一击,就能取得比赛的胜利。当TB与船长还在与肉山搏杀的时候,蝙蝠与牛头的阵亡吹响了OG反攻的号角。虽然查理斯与Fy都在第一时间交出了买活,但Xnova却无法用同样的手段返回战场。紧接着,LGD把所有的控制技能都交给了火猫,但买活后的Ana也因此变得势不可挡。TB倒下了、船长倒下了,刚刚复活的沉默也跑不掉。一波完美肉山团,OG从经济落后五千打到经济领先三千。已经没有任何东西,可以阻止OG问鼎桂冠了。


  但如果你联系到OG的人员配置,就会发现OG之所以选择这样的“受虐式”打法,有可能并非完全出于自愿。从队伍建立到参加TI,整个过程不到三个月。这么短的时间里,OG很难培养出各个位置间的默契。特别是在对线期,如果三条路你打你的、我打我的,就特别容易被对手逐个突破。这也是为什么Chen与先知对OG如此重要——就算沟通不到位,这两个英雄也能自己带着召唤物为大哥保驾护航。不过在碰到LGD这个级别的对手后,Chen与先知就没有之前那么好用了。早在胜者组决赛,Fy的游走就给OG制造了巨大的麻烦。于是到了总决赛,OG干脆就对中路采取了听之任之的态度,把有限注意力全都投放到了Ana的身上。但这样的选择也绝非万全之策,如果Topson被Fy游的太惨,结果就会像第二局那样——卡尔经济不如小精灵,全场划水毫无声音。如何应对这种情况?JerAx给出了他的答案。


  化身牛魔王的时候,JerAx的大招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。但是当局面陷入僵局,如果JerAx还保持着之前的态度,OG的翻身之战将会变得尤为艰难。和LGD的第四局比赛中,Ceb的斧王在刚刚拿到跳刀后的几波团战中声音无限大。于是,JerAx就选择与Ceb搭档,把节奏打的风生水起。然而,那个叫Fy的男人却突然站了出来。他操刀海民,用雪球把Ceb的先手打成了笑话。好几次先手失败,不光是Ceb在劫难逃,往往还要搭上JerAx的性命。这个时候,JerAx就把目光从斧王的身上移开,不再与Ceb双宿双飞。到了LGD拆掉OG两路高地后的几波团战中,JerAx形影不离地跟着Ana。47分钟,在小精灵的庇护下,Ana才顶住了干爹双雄的输出。要知道,此时距离猴子可以买活还有一分半的时间。猴子死了,这OG的高地就真的没法守了。团战中,JerAx甚至做出了连接猴子幻象骗LGD上当的精彩操作。


  讲到这里,才是我们要说的重点。前期连斧王,中期连猴子,那JerAx后期会连谁呢?答案可能会超乎你的想象。像Topson这样路人习气很重的选手,非常容易在比赛中陷入越打越崩的循环。总决赛的第三局,Topson的水人前期是神挡杀人、佛挡杀佛,但在25分钟被凤凰烧死后,他就彻底没了声音。同样的节奏在他的逛街冰雷卡身上更加常见,Topson需要一个人为他指明方向。而可能是在第四局的前期被血魔杀多了,后期团战,Topson看见Maybe拔腿就跑。好几波团战中,Topson都是在边缘位置转悠,根本无法给LGD制造任何伤害。而到了团队要求卡尔必须站出来的时候,是JerAx抬了Topson一手。53分钟的大决战,在Topson与队友脱节的一瞬间,JerAx立刻开启大招降临卡尔身边。见卡尔残血,JerAx直接吃出奶酪。不过,这并没有让Topson免于死亡。而在Topson买活赶往战场后,仿佛是知道LGD会集火卡尔一样,JerAx死死地把连接挂在Topson的身上。至于JerAx带着Ana偷出了LGD的超级兵,其实也是这种思路的延续——不拘泥于某种形式,根据场上的局势做出最恰当的解法。


  如果说TI8和之前的几届TI有什么地方大不相同,那就是在英雄选择的考量上,职业比赛越来越向路人局靠拢。蜘蛛、死灵龙这些我们就不提了,哈斯卡、小骷髅的批量出现,很好地说明了职业与路人的差距没有想象中那么大——这也是路人王Topson能够叱咤风云的一个原因。而到了TI的后半段,天梯胜率第一的幽鬼得到了EG、OG和LGD的重视。确实,在DOTA2中有很多办法可以限制幽鬼的发挥,比较经典的就是出大隐刀破被动。但即便做足了针对,并不是每次都能收获完美的结果。不管出不出辉耀,只要经济维持在第二梯队上游,到20级点出了500血天赋,幽鬼都会成为令人生畏的存在。而如果被幽鬼拖入了她最擅长的大后期,30%的折射将给对面的所有英雄带来毁灭性的打击。OG自有一选幽鬼的道理,除了她是Ana的最强绝活外,在这种节奏特别紧凑的比赛中,幽鬼无视一切阻碍直接切入战场的能力,也确实显得过于强大。幽鬼进BanList,是否说明DOTA2的平衡性已经进入了失控的边缘?相信每个玩家在看完比赛后都会得出自己的答案。


  能从三幻神、北美三雄和LGD的围追堵截中杀出重围,说OG的夺冠含金量是历届之首,都不为过。因此,被OG三比二击败的LGD虽屈居亚军,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成绩。从败者组决赛的意气风发,到总决赛的黯然神伤,LGD的遭遇值得同情。不过,看着那个波回对面高地被秒的水人和不买BKB买龙心的船长,你就会发现网友们对LGD的斥责,也绝非空穴来风。正所谓期望越大,失望越大,大部分中国观众都不愿意接受LGD被OG击败事实。但有一个事实同样不可忽视,那就是这支LGD并不会就此偃旗息鼓。


  TI9,是我们的主场。有一年的时间,让LGD舔舐伤口、重整旗鼓,顺便收拾一下动不动就上头的坏毛病。这个亚军,是一道伤疤,也是一个教训。它让LGD明白,在向前狂奔一路横扫的同时,也要留心那些与众不同的对手。都说“偶数年魔咒”被破,其实魔咒这东西本来就是牵强附会、子虚乌有。何不把今年的失败当作一个全新的开始,在2019年,开创属于CNDOTA的新篇章。